忍了4天之久的疼痛,最終逃不了切除睾丸的結果

忍了4天之久的疼痛,最終逃不了切除睾丸的結果

提示:本內容不能代替面診,如有不適請及時線下就醫

昨天晚上是我的二線夜班,大約在十點左右,處理完最後一個普通會診,在回病房的路上,在我盼望着今晚能夠早早洗洗睡覺的時候,值班電話響了。一看是急診科,心裡暗呼不好,這又是有急會診的節奏。我接起電話,簡單詢問完病情後就折返往急診科走,邊走邊想:“十四歲的初中生,左邊睾丸痛了4天並且越來越重,有低熱。不是附睾炎就是睾丸扭轉,拜託,千萬別是睾丸扭轉,不然今晚又要做急診手術了。拜託,別是睾丸扭轉,蛋切多了會有報應的……”。思緒紛亂的來到急診科,見到了這個不太走運的少年。

此刻的少年坐立不安,表情痛苦,母親坐在旁邊一言不發,父親在急診科診室裡面來回獨步,好像很心煩的樣子。我上前詢問這個孩子疼痛的情況,什麼時候開始的,剛開始疼的時候是什麼部位,疼痛是突然出現還是由輕到重緩慢加重等問題。孩子有的問題回答的很快,有的問題則需要回想思考一下,這很正常。結果,他的父親突然暴起,指着孩子大嚷到:“這才幾天,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想不起來,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要想這麼久,難怪學習那麼差,腦子比豬還笨”!說著還有上來動手擰孩子耳朵的意思。我見狀立即站到孩子前面。孩子父親目測一米七不到,在我一米八三的身高壓迫面前立馬止住了身形,我簡單的安撫了父親的情緒後繼續詢問孩子,孩子也給了我所有問題的答案。我們的急診科在我來的時候已經通知了超聲科,然後就無縫連接完成了床旁陰囊的超聲,結果一出,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左側睾丸血流信號缺失,考慮睾丸扭轉。扭轉時間肯定超過了12個小時,孩子發燒考慮壞死物質吸收入血所致。那麼現在這種情況,應該即刻急診手術,並且極大的可能性需要切除患側睾丸。難以想象,這個孩子忍了這麼久。

忍了4天之久的疼痛,最終逃不了切除睾丸的結果

我盯着超聲機器屏幕沒有說話,看了眼孩子那痛苦又帶點委屈的表情,又掃視了一圈孩子的父母。我知道我是皺着眉頭的,臉色不是很好看。急診室裡面的所有人,包括剛才情緒激動的孩子父親都安靜下來看着我。我首先問孩子,為什麼當時痛的時候沒有立即來看?孩子的回答讓我的眉頭皺的更深。他說當天剛好有一門考試沒考好,回來被父親批評了一頓,晚上就開始痛了,但是害怕又被父親批評就沒有說,再加上痛的地方是陰囊,又有點不好意思,就一直忍着,一忍就忍了四天,一直到今天實在痛的厲害,又發燒,才忍不住告訴家人。在說話的時候這個孩子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又被批評。

聽完描述後,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盡量平靜的告訴孩子父母,大致措辭是這樣的:“孩子是睾丸扭轉,大概意思就是包含睾丸的供血動脈的精索發生了扭轉導致睾丸缺血,時間超過了12小時,左側睾丸壞死的可能性極其大,接下來的治療就是需要馬上進行手術,術中超過99.9%的可能需要切除左側壞死睾丸。發生這種事情不是孩子的錯,誰都不願意生病,你們不要糾結為什麼會發生,現在當務之急是決定要不要馬上住院手術,手術時間不會太長,術後最少需要休息3天時間以確保手術切口恢復良好,如果現在不做,極有可能會產生全身炎症反應,甚至膿毒血症的可能,同時也會因為免疫因素對另外一側睾丸產生損傷。”。“3天?不行!這小孩學習本來就不好,一下落下3天課程,那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補回來!”這是孩子父親第一反應下說出來的話。緊接着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接著說:“那除了手術外有沒有別的方法?有沒有恢復時間短一點的方法,比如吃點葯,吊鹽水之類的?我聽說麻醉對小孩大腦不好,我家小孩本來就不聰明,怕麻醉以後更不聰明了”。我聽着這位父親,話里話外都是否定自己孩子的語氣,再次深吸一口氣,平靜的說到:“現在除了手術,沒有什麼好辦法,然後現在的麻醉技術比以前好了很多,不會對孩子的智力產生什麼影響。強烈建議你們儘快給孩子辦理住院後儘快手術”。接着,孩子父親和母親走到急診室外面商量去了,留下孩子在診室裡面坐立不安。我實在看着於心不忍,便追出去,再次強調手術的必要性,並且表達了身體是第一位,沒有身體學習再好也沒有用的觀點。可這樣一個觀點好像觸碰到了孩子父親的逆鱗,立馬激動的開始反駁說學習如何重要,學業如何重要,年輕的時候就要拼搏之類的話。我已經知道我沒可能說服這位父親,便不再多說,等着他們商議的結果。最終,大約過了五、六分鐘,他們說經過詳細商量,並且諮詢了所謂的什麼熟人後決定暫時不做手術,要去熟人介紹的什麼地方再看一看,然後拉着孩子就走了。看着孩子因為疼痛一瘸一拐走路的樣子,我也只能希望,這個所謂熟人別給這個孩子做一些雪上加霜的決定。

忍了4天之久的疼痛,最終逃不了切除睾丸的結果

雖說不用做急診手術了,雖說今晚可以睡覺了,但是我的心總感覺像是被螃蟹夾住的手指,一直無法釋懷。我回到病房值班室,點上一根煙,想着這個孩子接下來會怎麼樣?想着在這樣高壓、打壓式的、完全沒有自主權的家庭環境下這個孩子能否成為像他的父親期望他成為的人?想着我竟然還能遇到把學習看的比身體健康還重要的人?可惜,這個世界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絕大部分的決定都是灰色,只是角度不同罷了。或許這個孩子以後能成為內心非常堅強的人也說不定呢,只是我自己無法認同這位父親的教育理念罷了。我再次拿出了使用了無數次的自我安慰大法:想了想遠在非洲的窮苦難民,想了想戰亂國家朝不保夕的平民大眾,是啊,這個世界的苦難太多了,我一個小醫生能怎麼樣呢?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作為外人又能理解多少呢?所以,過好自己的日子,洗洗睡吧!

最後,簡單說說睾丸扭轉可以發生在任何年齡段,以青少年多發,又以新生兒期和青春期是兩個發病高峰。可在活動後出現,可在睡眠時出現,可在寒冷季節或溫度驟降的時候出現。最常見的表現就是一側陰囊突發劇烈疼痛,可在幾分鐘至幾小時內加重。提睾反射消失,托舉陰囊疼痛往往會加重(這是鑒別急性附睾炎的一種輔助檢查方式)。輔助檢查以超聲為首選,簡單、快捷、無放射性損害。然後,如果孩子出現了上述表現,千萬千萬不要拖,儘快到醫院泌尿外科就診。6小時內可以考慮手法複位,手法複位主要是為手術複位爭取時間,手術複位是最佳選擇,最佳手術複位時間也是6小時內,而超過12小時的睾丸存活率就會很低了,往往需要切除患側睾丸。最後再強調,不要拖,不要拖,不要拖!

忍了4天之久的疼痛,最終逃不了切除睾丸的結果

故事說完了,科普也說完了,希望看到文章的各位身體健康、平平安安!

 

想了解更多的相關知識,讓你的生活更加健康多彩嗎?請關注我吧!主頁的健康知識更加不會讓您失望!

Q&A